盲魚

第一次写文,大家多多提提意见(◦˙▽˙◦)

随笔1


高亮     GL注意
   说来也巧,我和陈潇筱一直是同学。小学,初中,高中,大学,即使不同班,我们也是好朋友。
    但她,陈潇筱不知道的是,我喜欢她。
    a市某某高中
    开学第一天。我趴在教室最后一排角落的桌子上。陈潇筱是从后门进来的,所以她显然注意到了我。“喂——”我转过头,看着她说,“我们一个班诶。”她耸了耸肩,自然的放下书包到我旁边坐下。陈潇筱托着下巴,直直地盯着我:“好巧哦。”我总觉得她话里有话,没应她。
一个同学走了过来,敲了敲我的桌子。“于辰,董老师找你。”我抬起头问道:“怎么了?”他说:“不知道。不过她看起来心情不好。你自求多福吧。”
我撇撇嘴,站起身从教室出去了。
“于辰,”董老师扶了扶眼镜,说,“你昨天是不是一个人进了化学实验室?”我一进办公室董老师就这么来了一句,我简直摸不着头脑。“是,”我点点头,回答道,“但我只是落下了我的笔袋回去拿……”还没说完,董老师就紧皱着眉头:“那就是你了。”“什么意思?”我愣了。
“今天早上,我去化学实验室的时候,发现实验室本来在桌子上放得好好的的烧杯,托盘天平等等很多器材都被人摔到地上。我问了很多同学,发现就只有你被别人看到一个人进实验室。嗯?怎么回事?”董老一副要发火的样子。“董老,我…我冤啊…”我哭笑不得。昨天下午上课去了实验室,结果我忘记拿我的笔袋了,我就自己回去拿了…我也没有理由要弄坏器材啊…
“好了,于辰,你的确是个好学生,但是也不能把器材弄坏还不负责任吧。”董老师明显不想听我解释,挥挥手叫我出去,“我看在你是一个比较优秀的学生的份上,不记你过,但是这些器材,你要赔偿。”我还没理清事情的经过,就莫名其妙成了一个冤大头。
“怎么了?”陈潇筱问我。我垂头丧气地趴在桌子上,哭丧着脸:“妈,救我…”她捏捏我的脸:“嗯?要我救急的时候才喊妈?”我也不理她的话,把事情的经过复述了一遍。
“你现在也没钱是吧,”她若有所思,“我帮你付了吧。”我惊奇地瞪大了眼睛:“简直亲妈!!!”“不过你是要还的,至于怎么还,以后再说。”陈潇筱伸出手,摸了摸我的头,又转过去继续刷数学题了。我也嗯嗯几声。
我听见窗外隐藏在阴影下的鸟的叫声,我听见风吹动树梢树叶发出的沙沙声,我听见同学们的谈笑声,我听见自己微小的呼吸声。
我翘着椅子向后仰,刚好处在她视线看不到的地方。阳光正好从窗户透进来,可以看到教室上方飞舞的浮尘。我眯了眯眼。
我想,陈潇筱像是一束光。
近在咫尺,却握不住,也摸不到。
是啊,她那么好,对待所有人都很关心体贴。但我始终能感觉到她亲密中的那种模糊的距离感。
她太耀眼,以至于我抬起头仰望她,被光芒刺激到流泪也不自知。
就像我潜在水底,看着一条鱼游来游去,我可以流泪,但是不敢出声。
她黑色的头发松散地束在一起,宽大的校服也遮掩不住她的光芒。
这样可怜的感情,也值得吗。
tbc